“看我这一代”,颠覆自我,才华横溢的新生代。本期的高光运动员,向我们展现了受滑板运动启发的全新AIR JORDAN I LOW背后故事。


每当职业滑手想要来到中国滑板,他们通常第一反应都会先联系JOHNNY TANG。尽管常驻上海,但在环游全国的过程中,JOHNNY几乎将国内每个城市最适合滑板的地方都找了出来。从多伦多搬回国内至今,JOHNNY在这短短十五年中迅速成为了本地滑板社群的核心人物。时至今日,大家都视他为国内滑板运动的先驱者。

而这一切,都源于JOHNNY来到上海的初衷:希望能有人一起滑板。不愿在陌生城市中独自滑板的他,决定去到那些可以滑板的地点守着,向所有初次见面的滑手介绍自己。就在短短几天内,他几乎认识了大半在上海滑板的人。当时他可能还没意识到,自己这样一个简单的举动,竟然偶然地将这一代的滑手们都联结起来,并间接推动着滑板这项运动在整个中国的发展。

随着这个社群在中国的日益壮大,JOHNNY的影响力也在不断提高。最终,他获得了NIKE SB的赞助,而不久之后,他也开始在NIKE工作。因为这些特别的经历,JOHNNY最终水到渠成地参与到THE ONES(看我这一代)这个项目中。毕竟,在某种程度上,他已是滑板这项运动的精神象征。


对于JORDAN品牌与NIKE SB的这次合作,你有什么看法?

AIR JORDAN I是我的最爱。自小我就喜欢穿高帮球鞋去滑板,因为它们提供更好的保护。每当我手里有一AIR JORDAN,我都迫不及待地想穿上它去滑板。当大家都还是穿 硫化胶鞋*滑板的时候,能穿着AIR JORDAN上场,你自然成为全场焦点

篮球和滑板都是源自街头的运动,随时随地都可以玩。对我来说,这两个领域能在这个项目中结合,实在再合理不过了。

在你第一次搬回中国时,你的母亲曾经要求你将滑板留在多伦多,这件事是真的吗?

是真的!我的滑板是我的宝贝,它是我的女朋友。我去哪都会带上它,因为我希望大家都知道我是一名滑手。当时我17岁,而我在9岁过后就没有再回来中国了。那时我妈告诉我: “别带滑板啦,这看起来很尴尬。” 由于当时家中其他人都在上学,而且成绩都很好,我妈说:“我不想你带着滑板,因为它会让你看起来像个坏小孩。”

到香港后,我把滑板留在了那里。但当我来到大陆时,我整个人都震惊了——因为这里每一个地方都看起来跟广场一样。四处都是平滑的大理石地面,感觉到处都可以滑板。在那整整一个月里,我都没有碰过滑板。那种感觉就像身处天堂,尽管我脚下没有踩着云。最终,我的妈妈还是拨通电话,让家里人捎上滑板给我。拿到板后,我终于可以尽情享受这个天堂啦。

时至今日,你的家人是如何看待滑板的?

他们现在很支持我。起先我的妈妈很讨厌滑板,因为它占据了我太多的时间。但当她发现我不单能通过这项运动谋生,还可以四处旅行,享受生活,认识这么多朋友,她告诉我: “我真的很高兴你现在能够享受自己正在做的事。因为我辛勤工作了一辈子,钱都存进了银行,却没有真正生活过的感觉。” 在她说完这些话后,我的第一反应是:“妈,你真的应该试试去滑板!”

现在,滑手们都知道如果想来中国滑板,你就是他们要找的引路人。你会乐意带着他们到处走走吗?

在中国生活,就像住在人人心驰神往的巨型滑板公园一样。但带滑手们游走依然不是易事,因为我们之间还有着巨大的语言障碍。我非常希望国际滑手们能来到这里,给本地带来他们的影响力,并在中国建立起一个国际性的滑板社群。如果世界各地的滑板队伍都来到上海,我当然不会介意带着他们四处逛逛。毕竟总有一天,我希望在到访他们的家乡时,我不会是独自一人滑板。这将会是一个双赢的局面。

对于在中国发展的滑板运动而言,你觉得什么是最具挑战性的?

让人们开始一件不易上手的事,其实还蛮难的。滑板本身并非一件轻而易举的事,要吸引孩子们的注意力,也更具挑战性。但是,让孩子们放下手机,并帮助他们感受到每一次踏上滑板的喜悦,是我的份内工作之一。如果我递给你一支鱼竿,你在第一天什么鱼都没抓到,那你很有可能就放弃了。而对滑板来说,这就简单多了。我希望大家能够享受滑板。如果你真的乐在其中,你自然能做得更好。


JORDAN品牌发布一系列向滑板历史致敬的AIR JORDAN I鞋款,探索相关产品。立即前往